“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时间:2020-09-03 15:14       来源: 亿友网

  鞍山,“祖国钢都、中国钢铁工业摇篮”,辽宁省第三大城市,农业农村部确定为第二批中国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全国文明城市、中国综合实力30强城市,东北振兴民营经济发展示范市。

“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王小兰向中央打黑办、鞍山打黑办递交的举报信与部分证据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黑恶组织的犯罪手段也在不断翻新,“套路贷”己经成为新型黑恶犯罪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针对这些情况,鞍山市公安局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伊始,即按照《鞍山市深化打击惩治涉“套路贷”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部署要求,重点对全市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担保机构进行线索排查,大力强化一线监管,全面排查风险隐患和涉黑涉恶问题线索。严厉打击了“套路贷”的犯罪活动与嚣张气焰。但“套路贷”属新型犯罪具有隐蔽性较强、软硬暴力交织、侦查取证环节复杂等特点,从而有“漏网之鱼”。

“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原中江地产,现被“套路贷”成为亚丰大楼

  据王小兰爆料与举报材料,鞍山市铁西区亚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法人、总经理高仁伟存在虚假诉讼“套路贷”诈骗犯罪活动。

“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金融街部分已被高仁伟“套路贷”霸占

  高仁伟2010年利用鞍山市千山炼铁厂等其控制的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近20亿元被市经侦支队立案。高仁伟利用与鞍山工行、鞍山商业银行等领导的关系,累计套取国家十几亿贷款,再高利转贷。“合法”掠夺鞍山申江地产、人民商场北金融街、国际明珠大厦(部分)、亚丰大厦(两处)、深沟寺东景地产、湖南两栋独栋别墅等数家企业和个人十多万平方米房地产,牟取暴利达数亿元!使借款人倒闭破产妻离子散。2011年至2012年高仁伟向鞍山恒嘉水产公司累计贷款人民币800万元。在贷款期限未到的情况下,高仁伟便要求恒嘉法人李某镇提前还款。采取下半夜打电话骚扰,连续数日以商讨还款的名义把李某镇叫到亚丰小贷公司实施软禁,不让吃喝,限制其人身自由。多次威胁说:“我知道你家在那住,也知道你孩子在那上学”等。要求李某镇配合他的“套路贷”犯罪活动。2012年3月7日李某镇分别将700万、200万存入恒嘉水产,3月8日按高仁伟指令转回亚丰公司800万,4月18日高仁伟又以同样的方式逼李某镇将1000万存入恒嘉水产,再于20日转回亚丰小贷公司。并强迫李某镇签定恒嘉水产向亚丰小贷借款1800万的“借款合同”。至此,形成恒嘉水产欠亚丰小贷1800万人民币的虚假银行流水和债务。从2011年到2012年,亚丰小贷共向恒嘉水产贷款2700万,其中1800万是虚假的。虚假债务形成后,高仁伟便向恒嘉公司和嘉鲜公司派住会计,监督两家财务及资金情况。只要发现公司帐面有钱,高仁伟便采取威逼手段强迫李某镇从银行提现还“债”,并不给收据。公司从此掉进永远还不清的高利贷和虚假债务的深渊。2013年李某镇再次被高仁伟软禁在亚丰公司一天一夜,威逼李某镇答应用嘉鲜公司资产对恒嘉公司借款进行担保,李某镇被逼,便按高的指令把嘉鲜公司股东集中到亚丰公司。高仁伟办公室坐着俩个满脸凶气的人。高指着墙上的钟说:“我的钱分分钟钟都在蹦字,恒嘉公司欠嘉鲜公司就要担保,不然我让法院立刻查封嘉鲜公司”。在嘉鲜公司股东强烈反对情况下,高仁伟又说“那我出360万购买李某镇在嘉鲜公司36%股份,根据公司发展需要我还可以再投入2000到4000万元支持公司发展”。 12日12日李某镇通知王小兰说高仁伟要求嘉鲜股东到嘉鲜公司开会。下午5点王小兰到公司,发现门口站了十几个人。办公室里高仁伟和亚丰总会计师高某凤等五六个人在各部门巡视。高仁伟手里拿着提前准备带有“亚丰”标志的一份“会议记要”给我们,并说:“你们看看赶快签字,明天我把360万打入公司帐户,然后让高某凤去办理股权变更手续,今天不签字谁也别想回去”。在高仁伟的威逼之下不得不签。12月13日高仁伟便派十几个人强行接管公司,将营业执照、全部印章、财务信息、运营数据及数十台电脑等办公用品全部装车拉走,将公司办公地点迁到高控制的亚丰大厦,遣散嘉鲜公司数十名员工,强行驱逐嘉鲜公司生产基地保安和工人,接管工厂后规定沒有高仁伟的允许原嘉鲜公司人员一律不能进入。一个投资达1、5亿人民币,占地20万平方米,标准厂房18000平方米的现代化农业深加工企业,省市县三级农业龙头企业,就这样被高仁伟黑恶团伙强占。时至今日,高仁伟也沒有履行“会议记要”规定的任何义务。真相证明,这是高仁伟为霸占嘉鲜公司资产而精心设计的骗局和套路。此后高仁伟乃穷追不舍派人追讨李某镇归还2700万借款及本息4000余万元。因无法偿还,迫使李某镇远走他乡。2014年初,高仁伟和他的律师徐某勇共同密谋策划如何从法律上彻底霸占嘉鲜公司。首先,高仁伟利用掌握的嘉鲜公司公章自制伪造了2013年9月30日为恒嘉公司借款的担保合同。第二,律师徐某勇联络本案法官王某军、周某文不对高仁伟提出的1800万巨额债权请求做更进一步查证。第三,王、周二位法官应徐某勇要求把“送达通知书”直接送给高仁伟签收,造成缺席判决,从而达到高仁伟虚假诉讼的目的。高仁伟、徐某勇在2014年10月19日、14年11日7日、14年11月24日、12月11日在鞍山市誉满楼、罗浮宫、五环大酒店等高级酒店多次宴请王、周二位法官,“商讨案情”研究办案细节。第四,高仁伟曾对控告人说“这个案子我在法官身上花了一百多万,你们翻不过来”。本控告己于2018年9月由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转交鞍山市政法委、最终转到亚丰小贷公司注册地鞍山市铁西区公安分局管辖,铁西区是高仁伟一伙长期盘据的“根据地”。铁西区公安分局蔡某利(目前留置)是高仁伟二十多年的哥们,本案中收取高仁伟一百万元好处费,百般替高仁伟犯罪行为开脱。多次更换办案人员,不是按照举报人提供的犯罪线索调查,而是帮高仁伟寻找无犯罪证据,一个货真价实的“虚假诉讼”“套路贷”黑恶犯罪团伙案被定性为“合同纠纷”而不了了之。

“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被高仁伟“套路贷”霸占的嘉鲜公司部分厂房

  高仁伟通过家族企业:辽宁亚丰实业法人高仁伟、鞍山亚丰物资公司法人高某弟、鞍山市中汇公司高某武,鞍山凯特公司法人高仁伟、鞍山市铁西区亚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法人高仁伟等十家公司。高仁伟通过这些家族企业相互担保骗取银行20多亿低息资金,再以“驴打滚”极高利息迫使企业资金链断裂,从而达到其掠夺企业资产的目的。目前有二十几家房地产公司、矿业公司和其它行业企业被高仁伟掠夺。为此高仁伟还专门成立了鞍山凯特房产置业公司用于接管资产。对接管资产,高仁伟能变现就变现,不能变现就抵给银行,然后再以极低的价格从资产管理公司买回。2010年高仁伟、高某凤兄妹利用实际控制“鞍山千山炼铁厂”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由鞍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立案至今未结案。高仁伟以鞍山亚丰物资公司为大本营操纵控制的十家公司疯狂偷税和虚开增值税发票。

“套路贷”的“漏网之鱼”

嘉鲜“金融街”三层楼被高仁伟“套路贷”全部霸占

  编者按:近年来,“套路贷”作为新型黑恶势力犯罪的一种,“套路贷”披着“借钱”“借贷”的外衣,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签订“虚假借款协议”、“空白合同”、“制造资金走帐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转单平帐”等各种方式强立债权、肆意垒高债务,采取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犯罪行为,不仅直接侵害了群众的合法利益,也扰乱了国家金融秩序,其中掺杂的暴力、虚假诉讼等手段更是极易诱发其他犯罪,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像高仁伟这样的“漏网之鱼”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们将持续予以跟踪报道。

  采编:王峰 记者:甄言 摄像:培元

  值班编辑:黄珍珍 责任编辑:刘国法

 

« 上一篇:中国传媒大学启动研究生教育重大改革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