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艺术的阳光照进孩子们的心扉

时间:2020-08-04 15:04       来源: 新华网山西频道

  大元社的孩子们学习舞台剧。

  周燕。

  开栏的话

  “小康”一词来源于诗经,是千百年来中国人心中恒久的向往。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从摆脱贫困到总体小康,再到全面小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14亿中国人民筚路蓝缕、风雨兼程,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文化涵养小康亮色,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是全面小康的题中应有之义。一大批文艺工作者活跃在山间、田野、村落,播撒文化火种,改善文化民生,为全面小康筑牢文化根基,让更多人享受到中国文化繁荣发展的成果。今日起,本版推出“礼赞——小康路上的文化扶贫故事”系列报道,让我们走近那些值得赞颂的文化扶贫人物,感受那些值得铭记的温暖动人瞬间。

  三界峰,九嶷山北麓最高峰。这里的山路崎岖蜿蜒,云雾缭绕,一场小雨后,草丛上挂着水珠,野蘑菇从地里钻了出来。山中坐落着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大元村,交通不便,距离县城20多公里。

  在大元村,超过半数儿童是留守儿童,然而,村里的孩子们并不寂寞,每天放学后,都能听到村里的大元社古琴声悠悠,欢笑声不断。孩子们一起画画、写诗、做手工,通过天文望远镜仰望星空,踏访大山深处认识各种草药。到了周末和寒暑假,大元社还会举办音乐会、观影会,让留守儿童在玩耍中接受艺术的启蒙。从2016年创办至今,大元社艺术文化交流中心已成为留守儿童温暖的家园。

  放弃大城市生活

  年轻夫妻回到山村

  夏夜的山村没有城市里明亮的灯光,只有天上繁星点点。已是晚上十点,几个孩子还在大元社里和周燕一起玩着跷跷板。作为大元社的创办人,周燕很受孩子们欢迎,是这里的“孩子王”。

  周燕是一名90后,2014年7月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她的丈夫刘休是一名斫琴师,从事古琴艺术传承。两人都是湖南人,又都曾是留守儿童,“我老家在湖南益阳,小时候家里发了洪水,很多孩子的爸爸妈妈不得不出去打工养家,我也变成了留守儿童的一员。”周燕说,在留守儿童中,失学是一种普遍的情况。自己是幸运的,坚持上完学,走上了艺术道路。

  2015年末,周燕第一次跟随丈夫回到他的家乡大元村。大元村全村有470多人,其中300多人在外打工,只有60多位老人和27名留守儿童守着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周燕看着孩子们的眼神,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内心被狠狠地戳痛。“在极端缺乏爱与关注的环境里,他们眼神里有些害怕,但也释放着渴望。”

  村里的留守儿童基本都是跟爷爷奶奶过,他们和爷爷奶奶的关系非常微妙,老人只要让他们吃饱就行,很少交流沟通,很多孩子沉溺于电子产品,从不分担家务,这让周燕很痛心。

  顶着长辈的不理解和反对声,这对年轻夫妻决定,放弃在北京工作的优厚待遇,做一些事情改变留守儿童的现状。2016年,他们拿出在大城市打拼积攒下的积蓄,自费投入200余万元建起一栋两层高、面积240平方米的楼房,配备了电脑、投影仪、天文望远镜、古琴、绘画等学习娱乐用品,成立了大元社留守儿童艺术文化交流中心,免费为农村留守儿童提供一个学习和娱乐的空间。

  “我能走出大山,就是因为获得了足够多的支持和爱。”周燕决心,要用爱的力量去改变更多留守儿童的命运。

  近五年坚守大山

  打开留守儿童封闭的心

  在大元社的门上,有一块木板,上面刻着几行字:大元社致力于环境保护,三农与扶贫,关爱老人妇女及儿童,公共艺术推广交流与文化素质教育。“我们并不是想让这些孩子都成为艺术家,而是让艺术给他们力量。”为了实现这样的愿景,周燕挨门挨户走访留守儿童的家,她面对的是一个个复杂的家庭背景、一颗颗因缺乏爱和引导而封闭的心。

  15岁的秀秀三年前从广东回到宁远,从跟着爸爸打工的流动儿童变成了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留守儿童。三年前的她因为不适应和家庭成员的关系,性情暴戾,不停和弟弟妹妹打架,几乎每天都有人哭着向周燕告状。

  “在繁丽的天空中/有一只马/马好像在喝茶/旁边有一颗星球 是木星/那里非常美丽……”加入大元社那晚,秀秀第一次用天文望远镜看星星,写下了《空中飞行的马》。周燕发现秀秀对植物特别感兴趣,就让她把喜欢的叶子捡回来画成画,一个月后秀秀竟然画成了一幅十米长的画卷。后来,大元社的老师带着秀秀把作品带到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和其他城市孩子的作品同台展出。如今,秀秀变得开朗了,与弟弟妹妹的关系变得不再紧张,她还主动分担爷爷奶奶的家务活。

  村里还有一个孩子,生活在一个非常压抑的家庭,性格非常孤僻,甚至做出自残举动。“我们通过艺术治疗和艺术陪伴,让他释放出内心的压力。他其实艺术天赋很高,眼睛看到什么就能准确地画出来,形状和比例很准确。”在接触绘画后,这个孩子做出来许多作品,一天他忽然对周燕说:“以前没有遇到你们,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就像活在一个盒子里面一样,我看不到阳光,觉得生活都是灰色的。阿姨你们来了之后,我就觉得我的世界有阳光了。”那一刻,周燕的眼泪掉了下来……

  来大元社的孩子越来越多,周燕只好压缩自己的居住空间,为孩子们的活动腾地方。各种开支持续烧钱,大元社在开展到第三年时周燕感觉到压力最大,“我先生是做古琴的,会出售自己手斫的古琴来维持一些生计,有时候生活真的揭不开锅了,我也会去接一些设计的活儿来补贴家用。看到艺术让这些孩子发生变化,也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力量。”

  更多奉献者加入

  让爱的力量延续

  在周燕夫妇的感召下,一批从中国美院、中央美院、浙江大学、北京大学等名校毕业的艺术老师也来到大元村当老师、志愿者。

  “我们每年都要引进国内外高等院校的师生入驻村庄,给孩子们提供良好的师资力量,并利用周末、寒暑假等节假日,通过文化补习、艺术教育、生活辅导、户外活动等形式介入到留守儿童的生活和学习中,让他们在玩耍的同时接受艺术的熏陶。”周燕说,目前大元社固定的老师有10位,每年还会有约40位志愿者来到这里支援。

12